西安买房故事:摇号买房 天天带着户口本

2018-09-30 10:03:54

作者:

工人日报

分享至:
9月26日,今年第20万名本科生“新西安人”落户,而从今年1月1日至9月26日,西安全市迁入共计624961人,其中硕士、博士落户总计22022人。而西安市户籍人口,在2016年末总计不过才824.93万人。按照规定,只要符合年龄要求,学历中等职业教育水平以上,技能等级中级工以上的,都能在这座省会城市落户,这样的门槛,已经相当低了。

在一定条件下放开落户限制,不仅有助于人才流动,也有助于当地经济发展转型。但是,新市民在新家园安家,需要的不只是一纸户口簿,而是诸多方面的资源。如今出现的买房难,只不过是资源紧张之下的“冰山一角”。新市民安家需要置业,而他们安家之后,子女需要教育,随迁老人需要养老和就医,这些都将是急需解决的新问题。

目前,包括西安在内,诸多省会城市都降低了户籍门槛,只不过,西安的门槛相对于其它城市更低一些而已。换言之,目前西安出现的新问题、新情况,在未来同样可能发生在其它城市。

9月14日,西安市房管局发布《西安市深化住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方案》,提出解决“无自有住房各类人才的居住问题”。而自今年春节之后,西安市一直上演着几家欢乐几家愁的抢房大战,持续至今。

最近,西安南三环一个楼盘摇号,经过重重条件过滤,在房管局成功登记的2042户购房者,参加4幢共529套房源的公开摇号,其中,520户刚需家庭参加超过半数房源的265套房源摇号,1522户普通家庭及在刚需家庭摇号中未摇中的家庭,一起摇剩下的264套,刚需、普通家庭的中签率分别为65.81%、14.85%。

尽管这样的中签率看上去不低,但即便被称为“中大奖”的中签户,满意者也少,因为家庭人数、收入、偏好千差万别,想买大的撞上小的、想买安静的撞上临街的,这诸多不如意,就成了大概率事件。

今年元宵节售楼处还很冷清

今年刚过50岁的尹先生是“老西安”,有两个孩子的他,一家四口住着三室两厅的商品房,两个孩子长大了,房子也显得小了,想买一套改善的房子,但决心一直难下。夫妻俩都是工薪阶层,买房首付要用尽存款,月供也要用去一人工资,生活质量就会大打折扣,可又想让手里的存款保值增值。

去年秋天,老尹到西咸新区办事,看了一套四室两厅的精装房。“每平方米不到1万元,回家一商量动心了。”但他最终没出手。到了今年春节,在外省工作的朋友让他帮忙看房子,养老居住兼保值增值。老尹迄今记得,元宵节刚过,他来到曲江三环外的一个楼盘。售楼部前冷冷清清地停着几辆车,门童远远跑过来开门迎接。走进室内,比顾客多得多的售楼小姐热情讲解,忙前忙后地周到服务。“当晚,我还给朋友打电话说,好房子多的是,不用急慢慢选。”

当时,类似的观望者还有很多。籍贯陕西的徐先生,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兰州某保险机构工作,人到中年已是单位中层,每次回老家路过西安都有这样的念头:“父母在陕西农村,兰州除了同事同学没别的亲朋,总不能一辈子住兰州吧?农村回不去了,西安是不错的归宿。”今年3月,他专门抽出时间到西安考察房子,买个不超过100万元的房子放着。他一边参观一边用手机给爱人直播。“楼盘都很大,环境就像花园,这在土地紧缺的兰州不可能,那里有点花草树木的小区人们就抢。”

当时,看房的人虽然多了起来,但还没到“抢”的地步。徐先生在楼盘登记了信息,并决定按照西安的限购政策和户籍新政,将户口从兰州迁过来。

等徐先生的户口迁过来时,一切都晚了。

再不买就买不到了

尹先生第二次来到楼盘时,仅过了一个星期,风雨突变。到了售楼处,远远就发现门口车水马龙,里面人满为患,销售人员早就不够用了,沙发区已无处可坐,沙盘被围得密不透风。“怎么这么多人?”好不容易拦住售楼小姐,老尹开口就问。“就这两天,突然冒出这么多人。”售楼小姐有些兴奋。

老尹又接连看了两个楼盘,情况大同小异,“房子慢慢挑”的概念被完全颠覆了。而在这期间,买房子已经成为西安人最热门的话题。“这么多人买,一定有他的道理,我跟许多朋友交流,都说赶快下手吧,北京、上海过去都这样,错过这一轮,你就永远买不起了。”

同样的话,莫先生也听自己的弟弟说了。他自己做工程师,爱人多年前买断工龄,三口之家住着70多平方米的房子。孩子大了,房子很紧张。“厨房用的是阳台,只要两个人进去就没法转身,改善居住的愿望很早就有,但经济始终不宽裕,至今也没买。”原本他不打算加入今年的抢房大军,但弟弟的一句话打动了他:“再不买,以后恐怕永远也买不起了。”后来莫先生一算,每个月好几万人落户,这得有多少人来买房子,自己再不买就更买不到了。

徐先生的经历也是类似的,他接到目标楼盘开始正式登记的信息后,专门请了几天假,赶到西安迁户口并购房。户口手续只用一个小时就办妥了,“当时办落户的人排队,随便聊聊就知道大部分是迁户到西安买房的。”

天天带着户口本

当时,冬季治理雾霾有“封土令”,年初上市的楼盘寥寥无几。递资料报名时,人山人海,当时楼市初热,资料还算简单。后来各类证明越来越多,卖方自然底气更足,一会儿说全款优先,一会儿又提高首付比例,一会儿又限时收资料。买房是大事,老尹找了各方面的关系,结果发现楼市比自己想象的热太多。“这是所有买房人的心路,从希望打折优惠,到优先选房,最后能报上名就不错啦。”

徐先生在几个中意的楼盘交资料,排队蜿蜒几百米。销售人员购房者的称呼由“哥、姐”降为“你、你们”;对报名资料的要求既多又不容商量,“A4纸,身份证正反面复印在一起,结婚证横过来复印,本人持身份证亲自交,银行流水是1个月之内打印的……”千奇百怪的要求让很多人来回折腾,有人在微信群里表达不满,轻则遭到销售讥讽,重则直接被踢出群。售楼小姐直接建议:“几百套房子几千人要,你找关系给老总打招呼,副总都不管用,要么你就准备全款一次付清。”

在经历了价格、开盘时间、选房方式一天一个说法的漫长等待后,3月底的一个周五下午,老尹正在办事,5点接到售楼小姐的短信,要他立刻到某会展中心摇号。老尹庆幸自己天天随身带着户口本、身份证、银行卡等必备之物,急急忙忙赶过去才发现,通知到场的并非全部报名者,而是全款和部分有关系的家庭。尽管如此,现场也许有两三千人,而这期房子总共只有520套。

现场,没有任何正式告示,只有三缄其口、维持秩序的保安,也没法联系售楼小姐,人们争先恐后,跟着喇叭的排队、领号指令,一会儿涌到西门,一会儿又到南门。乱哄哄地到晚上八点多,有人代表官方用喇叭通知:取消这次选房,今后凡求大于供一律实行公开摇号。“权衡比较、算计找人,等待几十天,其实白忙了。”

一个未知数

4月7日,在公证机构的监督下,老尹参加了西安首次摇号买房。5月27日,二期550套房子继续摇号,老尹在4540名购房者中排在末尾。“选房的人都不带犹豫,那是几百万元的东西啊,不是白菜。”

新房买不到,徐先生决定去买二手房,结果二手房同样紧张。中介要么没有现成房源,要么只剩下一两套有明显缺陷的房子。仔细算算价格,二手房远比新房贵。“新房价格有政府审批压着,而二手房完全随行就市,头天谈好的,第二天房主可能反悔加价,而且税主要是买方承担,我看过一个136平方米的二手房,比相同地段的新房贵三四十万元。”

有一天晚上,他接到销售电话,说某早已售罄的楼盘,有套150平方米的房子因为房贷手续未通过要出售。几分钟后顾问又来电,“要的人多,都带现金到了。”徐先生当即打车,刚上高速不到5分钟,电话又来了:“房子已经卖了。”

之后几个月,西安楼市政策变化不定,徐先生因身在外地,为递交资料、补交证明无不焦头烂额。一次,购房报名必须开无房证明,周五徐先生请朋友咨询,得知本人到不了可凭户口本代开,于是将户口本快递过去,到了周一,政策变了,还要身份证,而徐先生正在出差只得放弃。数月中,徐先生多次摇号,都未能成功。

从8月开始,西安的摇号购房,开始保证刚需需求。徐先生按照条件成了刚需一族,中签率高,于是并不急于出手,而老尹则被划为“普通家庭”,参加了一次摇号,中签率仅有15%,又没摇上。最郁闷的还是莫工程师,因为快退休了贷款年限有限,不得不用孩子名义购房,结果不被列为刚需行列。

根据《西安市深化住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方案》,自2018年起,全市20%的居住用地,用于公共租赁住房建设,重点解决城市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、各类人才、院校毕业生、农民工住房问题和相应的子女入学、就医等配套问题。还有20%的居住用地,用于限地价、限售价的“双限房”建设,以共有产权的形式,解决中等以下收入住房困难家庭和无自有住房各类人才的居住问题。

但是,这些刚需用地增幅能否跟得上人口迁入的速度,依然是个未知数。

相关文章

关注微博

关注微信

商务信息

本网站由中国房地产报新媒体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京ICP备17051690号-1
Copyright 2012 CRB New Media all Rights Reserved.